餐饮店中打地道至千年佛塔盗文物盗贼家藏盗墓
发布时间:2021-08-06 22:45

  宋庆历六年(1046年),当范仲淹挥毫泼墨,写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岳阳楼记》时,在他刚刚离任的邠州(现陕西咸阳彬州市),为了存放珍贵的“释迦佛牙及舍利”,开元寺旁,邠州佛教信众开始集资建造一座专门存放佛教圣物的地宫,地宫上的佛塔随之拔地而起。

  经过近千年风霜洗礼,这座古塔始终屹立于老城之中更显珍贵。彬塔又称开元寺塔,民间称雷峰塔,作为彬州地标性建筑,2001年入选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就是这样一座承载着历史记忆的古塔,却引来了盗墓贼的觊觎。

  2015年,彬塔内49件文物悉数被盗,除了彬塔,另有其他五座古塔亦未能逃过一劫。 而这一切,都与一个叫卫某刚的人有关。

  2020年4月21日,咸阳中院一审判决,卫某刚犯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获刑十五年。

  21世纪初,陕西省彬州市彬塔西不远处,新开张一家不起眼的蛋糕店,外表与普通蛋糕店无异,但时间长了,就显出其中的蹊跷来。蛋糕店平日极少进货,但到了晚间,一些“货品”就源源不断的往外运送,时间长了附近居民觉得奇怪,晚间来自蛋糕店的噪音也让居民不满。

  不多时这家蛋糕店即关门歇业人去楼空,在这座热闹的古城中,一家蛋糕店的关门显得极为平常,但随着卫某刚因涉嫌文物犯罪在千里之外被山西警方抓获,蛋糕店的秘密才展现在世人面前。原来店里隐藏着一条秘密通道,直通彬州市那座著名的古塔,距离地道打通不过24米。

  无疑,这是一起未完成的盗墓之举,据卫某刚供述,因周围居民举报,他不得不仓促放弃这次预谋已久的盗墓。奈何“祸不单行”,因先后三次犯盗掘古文化遗址罪,卫某刚被山西警方抓获后判处 15年有期徒刑。

  时间转眼就到了7年后,卫某刚减刑出狱,文物盗卖的巨额利益,让其再度重操旧业。以经营小吃店为幌子,以打地洞的方式盗取文物,卫某刚驾轻就熟,四年间与同伙陆续盗取陕西兴平县清梵寺塔、旬邑县县城古塔等多座古塔内的珍贵文物。卧佛像、铜棺、铜钱、琉璃瓶,都在卫某刚的目标之列。

  2015年4月,一家名为“川湘食府”的菜馆盛大开业,这家店距离彬塔步行不过260米。十余年后,卫某刚再次盯上了彬塔地宫。

  为了确保计划成功,卫某刚曾先后四次到彬州市踩点,最终选择租下彬州市药材公司院内一楼门面房,办理营业执照,在本地招收服务员,白天菜馆开门营业,到了晚间十点,卫某刚和同伙即从卫生间向下挖地道,朝着彬塔前进,挖掘往往至凌晨四点,挖掘的土用塑料编织袋小心的装好运出。

  日复一日,2015年10月,卫某刚等人终于成功打通地道,这座古塔的地宫展现在其眼前,石棺、金棺、银棺、铜棺、鎏金棺、铜镜等珍稀文物被一一悄悄转移。神不知鬼不觉,在用土填埋地道后,这些“摸金校尉”悄然离开了彬州市。

  彬州市公安局专案组民警张新权从一米见方的洞口向下望去,漆黑一片,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这里是彬州市闹市区的一处民房,临近城市的东西主街道,人来车往,穿行如梭,南面是彬县高级中学,东面是家乐福购物超市,西面就是开元寺塔前的开元广场,彬县市民在这里跳舞健身、唱曲听戏,北面就是近年新建的彬州政府大楼,谁也想不到曾经人来人往的“川湘食府”菜馆的地面之下,隐藏着这样一个神秘的盗洞。

  此时距离彬塔被盗,已过去三年。为了调查取证,张新权不得不冒着危险下盗洞。绑好安全绳与摄像记录仪,头戴安全帽与探灯,张新权开始缓缓通过近8米深的地下盗洞。落地后,另一条绵延的通道出现在眼前,宽50公分、高约70至80公分,270米的长度直通向彬塔下的地宫。

  张新权身形精干,但在这样狭小的空间内也只能爬行前进,手上的激光测距仪显示,前方十多米处出现垮塌堵塞了通道。“道很窄,顶端是类似窑洞的拱形,前面的路被堵住无法通过。”张新权不停地用对讲机和地面联络,随身携带的瓦斯检测仪开始“滋滋”作响,警示洞内瓦斯气体含量严重超标,有爆炸的风险,虽说已通风24小时,但他更担心这个废弃了近三年的通道中途垮塌。张新权看到,伴着每次挪动带来的震动,四壁的土渣都在不停掉落,自己了解过煤矿的建设流程,即使有专业人员打洞、设置固定支架都随时有垮塌的风险,盗掘分子仓促挖成的盗洞更是没有任何安全性可言。

  此路不通,只好另辟入口。距离盗掘已过去了三年,地下水侵蚀、局部垮塌等原因导致无法沿盗洞走向地宫,为了文物与人身的安全,与文物部门协商后,专案组在彬塔附近再度开挖探沟,这才找到了通向地宫的入口。

  警方勘查地宫时还意外发现了盗墓分子没能搬走的物帐碑,该物帐碑为55×44×9cm石雕,上面详细记载了建塔缘由及地宫中物品清单:“释迦佛牙一枝、释迦佛舍利一瓶、定光佛舍利一瓶、观音菩萨舍利一瓶、金棺两口二十三两、银棺三口六十四两、铜棺一口五十斤、铁棺一口九十斤、石棺一口、供养器物二十八两”,经清点比对发现,彬塔共计被盗49件文物。

  弥小彬这四天里一直盯着那个叫卫某刚的人。弥小彬是陕西省彬州市公安局民警,根据线索研判,他所在的专案组不久前锁定了古塔系列盗掘案的主犯卫某刚就在其运城市的家中。

  这一天是2018年1月21日,卫某刚打完羽毛球走进公司,蹲守已久的警察就扑了上来。待警方来到公司地下室才发现,这里不仅是盗墓团伙作案工具的存放处,还是盗掘工具的生产车间,专业测绘工具分线仪、经纬仪,通风的、抽水的,还有一大堆警察们闻所未闻的自制工具一应俱全。

  随着侦办案件的推进,卫某刚及其团伙的专业程度更令警方称奇。卫某刚住所中隐藏着各类盗墓工具书,其保险柜中还放置着一本字典厚度的笔记,其中不仅包含唐宋佛塔的形制与构造,还有他本人的盗墓心得感悟。家中一张床上,还摆放着三十余本关于各朝代塔身构造、风格特点以及风水类书籍。据卫某刚供述,这些书籍是帮助其判断塔底是否有地宫,以及如何规划盗掘路线的理论书。

  彬州市警方称,该盗墓团伙相当专业,将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作为盗掘藏宝图,盗墓时使用专业测绘工具分线仪进行定位,设计挖掘路线年间,卫某刚等人以相同的手法连续盗掘六座古塔,其中两座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也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座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案发后被公安机关追回的文物共95件,其中一级文物4件、二级文物5件、三级文物29件、一般文物57件。

  文物盗墓也让卫某刚等人获利颇丰,南都记者获悉,过去多年间,仅出自彬塔地宫内的一批文物经多人倒手即卖出了2300万的价格。

  2020年4月21日,陕西咸阳中院一审判决,卫某刚等5名被告人犯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被告人卫某军等10人犯盗掘古文化遗址罪;被告人叶某兵等8人犯倒卖文物罪,分别获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两年不等。

  在公安机关的严厉打击下,近年来盗掘、盗窃文物犯罪发案逐年下降,文物犯罪的多发态势得到初步遏制。据公安部刑侦局文物犯罪案件侦查处有关负责人介绍,2017年以来,公安部与国家文物局连续组织开展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去年8月31日再次开展了为期一年的全国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截止2020年12月31日,侦破各类文物犯罪案件1100余起,打掉文物犯罪团伙20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000余名,追缴文物2.2万余件。

  在文物犯罪突出的陕西、山西等地,陕西省公安、文物部门连续8年开展“鹰”系列联合专项行动,累计破案2823起,打掉犯罪团伙456个,打击处理犯罪嫌疑人3346人,追缴涉案文物16553件,山西省公安厅亦表示,该省盗掘古墓葬犯罪自2018年5月来实现了“零发案”。

  与盗掘古墓案呈下降趋势形成鲜明映照的则是活跃的文物交易市场。据全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价格监测数据显示,2020年10月份,中国文物艺术品价格指数为263.16点,环比增长35.12%,同比增长89.41%。10月份交易量为2.08万件(套),环比增长24.31%,同比下跌10.45%;交易额为115.72亿元,环比增长485.16%,同比增长141.68%。

  陕西省公安厅刑侦局侵财和文物案件侦查处处长门金涛告诉南都,随着文物交易市场的活跃,文物价格水涨船高,在巨额利益的引诱下,不少蛰伏多年文物贩子又重新出山“支锅”(盗墓行话,意指承接组织盗墓项目),而不少买家默许着文物买卖“不问来路”的潜规则,则助长了非法文物贩卖行为,给打击文物犯罪带来新的挑战。

  据介绍,为遏制非法的文物交易,近年来,公安部与国家文物局共同建设了中国被盗(丢失)文物信息发布平台。平台上详细注明了被盗(丢失)文物的尺寸、年代、外形信息等内容。门金涛称,目前平台发布了400余件被盗文物的信息,并将信息及时推送国际刑警组织“被盗艺术品数据库”(Stolen Art Data)。由于平台建设时间不长,目前数据有限,因此,未在平台上发布并不代表文物就一定合法,大量盗掘出土的文物以及多年前被盗的文物,在被追缴回来之前,公安机关并不掌握文物的具体情况,因此无法在平台发布。“一旦有涉案文物出现在拍卖、交易的环节,警方可以通过相关国际公约开展追索。世界各地拍卖行在拍卖古玩时,买家在准备购买文物时,都应该到网站上搜一下是否是被盗文物。”门金涛说。

  彬州古塔被盗案结案后,专案组民警曾将买家阮某某带到了彬塔脚下,这位佛教徒神情庄重,双手合十,向着彬塔不停鞠躬,嘴里诵唱着经文,似乎在忏悔自己曾经的错误。2018年10月,经警方规劝,阮某某主动上交其购买的全部涉案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