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量世界屋脊的英雄测绘大队(图)
发布时间:2021-07-22 10:09

  从填补西藏无图空白到实现西藏地图数字化,60年来,成都军区某测绘大队官兵勇闯“生命禁区”,测遍了西藏60多个县,24名官兵长眠雪域高原,79名官兵因公致残,用无私奉献与默默牺牲标绘西藏社会经济建设新蓝图,大队被授予“丈量世界屋脊的英雄测绘大队”荣誉称号,并被表彰为全国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先进单位。

  1950年4月,响应党中央解放西藏号令,67名测绘兵随进军西藏先遣部队迈开了问路西藏第一步。他们翻越终年积雪的二郎山,飞渡泸定桥,横跨民族聚居地康定,征服空气稀薄的折多山,最后到达甘孜,成功完成从雅安到甘孜路线图勘测任务。由于大雪封山,给养中断,测量队在甘孜停留一个月后兵分三路进军拉萨,先后绘制了148幅珍贵的路线图。

  正是这次开天辟地的测绘,不仅勘测选定通往拉萨的“生命通道”川藏线,也奏响了征服雪域高原、填补西藏地图空白的伟大序曲。

  1975年5月27日14时30分,中国登山队成功登上珠峰。就在队员们将红旗插上峰顶的一刹那,等候在10座不同山头上的官兵不约而同地把测量的视距对准珠峰峰顶。突然,一团旗状云层遮挡峰顶,直到晚上七点云团才散去,红色觇标终于显现,大家争分夺秒同时展开交会观测。经过连续三天观测,他们成功获取各类珍贵的测量数据,准确推算出珠峰的精确高程8848.13米,在世界地图上留下浓重一笔。

  “雪域孤岛”墨脱是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和西藏最后一块地图空白。1981年5月,203名测绘兵正式进军墨脱,由于牲口进不去,他们不得不背上几十斤重的物资负重前进。测量队队长李国祯用身躯在齐腰深的积雪中“犁”路,作业员钟少文和一名战士靠三斤压缩干粮和两个水果罐头在一个点位坚驻了七天七夜。8月12日,测量分队到多雄拉山最后一组测量点,汹涌的多雄河挡住了去路,惟一的通道是一条锈迹斑斑的溜索,战士马贡泽抢先上溜索,刚滑到河心,溜索突然绷断,马贡泽坠河牺牲。

  随着墨脱测绘任务的完成,西藏地图空白时代宣告结束。大队官兵总行程超过6400万公里,测遍了西藏60多个县,向世界揭开了西藏的神秘面纱。

  在大队遥感信息工作室,工程师高利峰获取拉萨市卫星影像资料后,在全数字作业系统上进行参数设置、误差纠正、影像处理……一幅高分辨率的拉萨市数字卫星影像地图呈现在眼前。“这是大队为拉萨市城市规划建设制作的第三代专题地图。”大队长薛冰自豪地说。

  多年来,大队为拉萨市测绘了数千幅城市建设规划地图,为拉萨城市建设发展描绘一幅幅宏伟蓝图。2000年,随着城市发展需要,大队官兵首次应用数字平板仪等新技术测绘出拉萨第二代全要素数字地图。

  经过艰苦奋战,他们高标准完成拉萨段铁路、公路大桥、铁路大桥、火车站的选址测量工作,保证了青藏铁路按时开工。这次测绘,首次在拉萨实现全数字测量,首次高精度完成大面积河滩水域勘测……创下高原测绘7项第一纪录。

  近年来,大队对西藏传统地图进行扫描更新全面实现了雪域高原地图数字化,大队建立的西藏道路交通网络系统获得“全军重大测绘工程建设奖”,他们还在西藏成功埋设了第三代卫星测量控制网点。青藏铁路选址测量时,由于河滩架设仪器很困难,工程师蒋明富回到营地复查成果时,发现一个点位差了0.3毫米,这在高原特殊地貌地区属于允许的误差值,可蒋明富不甘心:“图上差毫厘,实地就会差千里。”他重返测区,在冰冷刺骨的河水中来回跑了20多趟,一个数据一个数据考证推敲,终于获得了精确的测量数据。